您的当前位置: 首页 >> 公司诉讼 >> 文章正文
公司诉讼中的主体及管辖问题研究
阅读选项: 自动滚屏[左键停止]
作者:张小龙  来源:  阅读:

随着新《公司法》的颁布实施,其规定中的实用性、可操作性一再被人称道。《公司法》属实体法范畴,其实用性、可操作性的增强体现了公司运营过程中,利益相关人维护权利的手段和方式的增多。反映在诉讼法领域,就表现为股东或其他权利人为维护权利,提起诉讼的渠道更加具体明晰。于是在实践中,就会产生更多涉及公司问题的诉讼。然而《公司法》涉及的诉讼与传统《民事诉讼法》规定的民事诉讼案件在类型和性质上存在着一定的区别,运用《民事诉讼法》解决公司问题诉讼,往往产生理解和适用上的分歧,有必要对公司诉讼的机制进行归类和梳理,本文仅从主体及管辖两个方面对公司诉讼作粗浅的阐述。

    一、新《公司法》规定的公司诉讼的种类

公司诉讼本身不是一个十分准确的法律概念,而且存在很多争论。其中有广义和狭义之分,狭义的公司诉讼案件为公司与其股东或者股东之间因公司设立、经营、解散等而产生纠纷引起的诉讼;而广义上的公司诉讼则既包括狭义的公司诉讼,还包括因公司债权人依公司法的特别规定请求公司或者其股东承担民事责任的案件[1]。为了更全面探讨公司诉讼中程序上的一般性问题,有助于审判实践,本文采用广义的公司诉讼概念,对公司诉讼的主体及管辖进行研究。纵观整篇新《公司法》,公司诉讼大致有下列数种[2]

(一)股东对公司提起的诉讼

1、股权确权诉讼

(1)当事人要求确认其在公司中具有股东资格提起的诉讼;

(2)股东要求公司向其签发出资证明或股票的诉讼;

(3)股东要求公司在股东名册中将其记载为公司股东的诉讼;

(4)隐名股东请求确认其股东资格并要求登记为显名股东的诉讼;

2、股东权行使诉讼

(5)股东知情权诉讼;

(6)股东表决权诉讼

(7)股东的股利分配请求权诉讼;

(8)公司剩余财产分配请求权诉讼;

(9)股东要求召开股东会或股东大会的诉讼;

(10)股东请求确认公司决议无效的诉讼;

(11)股东请求撤销公司决议的诉讼;

(12)异议股东的股份收购请求权诉讼;

3、股东请求确认公司设立无效或撤销的诉讼

(13)股东请求确认公司设立无效的诉讼;

(14)股东请求撤销公司设立的诉讼;

4、与公司解散相关的诉讼

(15)股东请求强制解散公司的诉讼;

(16)股东或债权人要求法院指令成立清算组的诉;

(17)债权人请求公司清算义务人承担违反清算义务的民事责任的诉讼;

(18)公司解散后债权人要求清算义务人承担民事责任的诉讼;

(二)公司对股东或经营管理人员提起的诉讼

1、因股东虚假出资而引起的公司向股东提起的履行出资义务的诉讼

(19)因股东虚假出资而引起的公司向股东提起的履行出资义务的诉讼;

2、因股东抽逃出资而引起的公司要求股东承担返还出资责任的诉讼

(20)因股东抽逃出资而引起的公司要求股东承担返还出资责任的诉讼;

3、公司为维护自身合法权益而向公司股东或高级管理人员提起的诉讼

(21)公司要求撤销有关损害公司利益的关联交易的诉讼;

(22)公司要求公司董事、监事从事竞业禁止业务所得收益归入公司的诉讼;

(23)公司因董事及高级管理人员违反勤勉或忠实义务致公司损失而提起的损害赔偿诉讼;

(24)公司请求相关人员返还公司印章、财务账簿的诉讼;

4、公司对清算组成员提起的损害赔偿诉讼

(25)公司对清算组成员提起的损害赔偿诉讼;

(三)股东对股东的侵权或违约行为提起的诉讼

1、股权转让合同纠纷引起的诉讼

(26)因履行股权转让合同而形成的诉讼;

(27)请求撤销股权转让合同的诉讼;

(28)请求确认股权转让合同无效的诉讼;

(29)股权转让侵犯其他股东优先购买权而形成的诉讼;

(30)瑕疵出资的股权转让及其民事责任承担引起的诉讼;

(31)隐名股东转让股权或挂名股东转让股权而引起的股权转让纠纷;

(32)因股权继承引起的诉讼;

(33)因股东离婚分割股权产生的诉讼;

(34)因股东分立或合并涉及股权转让而产生的诉讼;

2、因股东瑕疵出资而由其他股东对其提出的出资违约诉讼

(35)因股东瑕疵出资而由其他股东对其提出的出资违约诉讼;

(四)股东代表诉讼

(36)股东以自己名义代表公司要求侵害人承担损害赔偿的诉讼;

(37)股东以自己名义代表公司要求债务人清偿到期债务的诉讼;

(五)由公司债权人提起的诉讼

(38)股东瑕疵出资的,公司债权人要求公司及其股东承担侵权或违约责任并要求公司股东承担瑕疵出资的民事责任的诉讼;

(39)公司法人人格否认诉讼;

(40)公司债权人提出的要求公司董事及高管人员与公司共同承担损害赔偿责任的诉讼;

(六)其他诉讼

(41)请求确认公司章程条款效力的诉讼;

(42)公司承包经营纠纷而引起的诉讼;

从上述整理出的公司诉讼种类,我们可以看出分类的标准主要是基于提起诉讼的主体不同,大致分为六大类42种诉讼,42种是基于公司法的实体规定,六大分类则是按照程序法上的诉讼主体为依据,几乎囊括了公司诉讼的所有模式。以公司为中心的公司纠纷中,当事人不外股东、公司、公司董事经理等高级管理人员、债权人、债务人五种,这五种主体之间的交织组合构成公司诉讼的各种模式形态:股东诉股东、股东诉公司、股东诉董事经理等高管、股东诉债务人;公司诉股东、公司诉董事经理等高管、公司诉债务人;债权人诉股东、债权人诉董事经理等高管、债权人诉公司等。这种划分在形式上使得公司诉讼种类井井有条,审判实践中对主体的把握一目了然,然而需要注意的是:我们依据什么标准将公司法规定的42种诉讼分配到各个六大类公司诉讼属下?即公司诉讼中,我们确定诉讼主体的理论依据是什么?这是公司案件审判实务中需要解决的首要问题。

二、公司诉讼主体确定的理论基础

(一)公司诉讼是权利救济的形式之一

英美法有句谚语:“无救济即无权利”,这里所说的“救济”是指司法力量对权利的救济,即通过法律方式及其“类法律方式”对权利冲突的解决。任何权利的冲突都意味着一定的权利主体的合法权利受到侵害,或特定的法定义务无法得到履行,故而权利救济追求的根本目的就是使受冲突或纠纷影响的合法权利及法定义务能够得到实现和履行。“救济追求的根本目标要么是使权利主体的权利得到实现或者使不当行为造成的伤害、危害、损失得到一定的补偿,要么是使未履行的义务得以履行”[3]。与英美法系以救济和程序为中心不同,大陆法系的民事法律体系是以实体权利为中心。我国民法理论属大陆法系一脉,合法利益的损失必须先通过证实某种民事权利受到了侵犯才能获得法律的救济。受害人请求保护的利益,必须构成权利的内容,或至少与受法律保护的权利有密切联系。

联系到公司诉讼也是这样,当事人起诉到法院要求排解纠纷,所依据的基础性条件,必是某项权利受到侵害(或其认为某项权利受到侵害),起诉的目的是为了救济,使受到损害的权利得到恢复或赔偿。公司法规定的42种诉讼的相关条文,所涉及的都是公司设立、经营、解散过程发生的公司、股东、董事或高管、债权人及债务人之间发生的权利纠葛,实质上是赋予相应主体正常状态下的某项权利,在权利受到侵害时,可以有相应的救济途经。这样我们可以得出结论,从这42种诉讼所要保护的权利的种类及其享有者和侵犯者,就可以推断出公司诉讼的主体。也就是说,公司诉讼主体确定的理论基础就是各诉讼主体的权利基础,权利一旦确定,主体也随之确定。同时,也只有先确定了权利,也才有请求权基础[4]理论在公司诉讼中的展开和应用。

(二)公司诉讼中各主体的权利性质

前面已经说过,对公司法规定的各种诉讼总结概括,可知涉及的当事人包括股东、公司、董事等高管、债权人和债务人,确定各当事人在诉讼中的地位所依据的基础条件是其在公司法上享有的权利性质。为行文方便,本文逐个阐述公司主体的权利性质时结合前文的公司六大分类。在每个确定的权利关系中,权利人和义务人一旦确定,反映到诉讼上,诉讼主体的确定便迎刃而解。

1、股东

股东享有的是股东权,股东权是公司制度中最重要的权利之一。“民事权利依其客体所体现的利益之性质,划分为财产权、人身权、知识产权和社员权。财产权可以进一步划分为物权、准物权和债权”[5]。关于股东权的性质,我国法学界主要有三种观点,即股东权所有权说、股东权债权说和股东权社员权说[6]。股东权所有权说认为股东权的性质属于物权中的所有权,股东权就是股东的财产所有权,是股东对其投入公司的财产享有的支配权;股东权债权说认为股东权的实质为民法中的债权,股东与公司的关系是债权人与债务人之间的关系,股票即是债权债务关系的凭证,股东的股息红利权是一种债务请求权;股东权社员权说认为股东出资创办作为社团法人的公司,成为该法人成员,因而取得社员权。本文同意第三种观点,认为股东权为社员权[7]。社员权的利益归结为参与利益和狭义的财产利益[8],财产利益和不具有财产内容的参与利益这两种利益的结合作为社员权的客体,正是社员权区别于其他民事权利的最主要特征。

股东权利归纳起来可分为以下几类:1.发给股票或其他股权证明请求权;2.股份转让权;3.股息红利分配请求权:4.股东会临时召集请求权或自行召集权;5.出席股东会并行使表决权;6.对公司财务的监督检查权;7.公司章程和股东大会记录的查阅权;8.优先认购新股权;9.公司剩余财产分配权;10.权利损害救济权;11.公司重整申请权;12.对公司经营的建议与质询权。其中,第1、2、 3、8、9项为股东权中的财产权,第4、5、6、7、10、11、12项为股东权中的管理参与权[9]。不论是参与权还是财产权,勿庸置疑,其享有的主体自然是股东,而主张权利的客体是谁,却要区别对待。侵害权利的主体就是股东主张恢复或赔偿股东权的客体。一般而言,关于股东权确认赋予、股东权的行使及范围等都是公司的权利范畴,对这些权利的阻碍,股东主张的对象应该是公司。但是,我们要把股东权诉讼区别于以下两种诉讼,一是股权转让发生的纠纷,一是股东瑕疵出资纠纷。这两类纠纷依据的并不是股东权,而是当事人之间的契约,依据的是债权,因债权发生的诉讼,诉讼主体就只能是债权债务人之间了。比如在股权转让的场合,如果公司阻碍股权转让,不办理变更登记,那么公司应该是被告;如果是转让股权的对方当事人不履行双方约定,那么就应该是转让协议对方当事人作为被告。

2、公司

公司是指股东依照公司法的规定,以出资方式设立,股东以其出资额或所持股份为限对公司承担责任,公司以其全部资产对公司债务承担责任的企业法人[10]。公司作为独立法人拥有独立的财产、设有独立的组织机构、独立承担财产责任。为维持公司的正常运营及法律特性,公司拥有财产权和管理权必不可少。公司作为原告提起的诉讼,一般都是基于维护自己的财产权或管理权。

公司财产权的性质,无论是定性为所有权还是法人财产权,都属于物权,是对物的直接支配的权利,这种对公司财产直接支配的权利只能由公司享有[11]。任何未经公司许可对公司财产进行占有、使用、收益和处分的行为都构成了对公司财产权的侵犯。公司法规定的股东虚假出资、抽逃出资的行为都是股东对公司财产权的侵害,因此,公司理应作为原告向侵害财产权的股东主张权利。

除财产权之外,公司还享有管理权,这是公司的法律特性决定的,因为从公司的源流上来看,公司演变到今天,公司的组织管理机构已成为不可分割的一部分,而组织管理机构正是为了履行公司的管理职能而生。当公司在履行管理过程中,因某种行为的阻碍导致不能实现或造成损失时,公司得请求排除和赔偿,这就是公司的管理权。公司的管理权是对内的,针对的是公司的股东和董事等高管利用自己的特定身份作出不利于公司的行为。因此,公司维护自身管理权的诉讼主体当然就是公司诉股东、公司诉董事等高管。如公司要求撤销关联交易的诉讼、行使归入权的诉讼、要求返还公司印章的诉讼、对清算组成员未尽义务提起的诉讼等。

3、董事经理等高管人员

董事、经理等高级管理人员是公司日常事务的管理者,为公司尽职尽责进行管理,是他们的义务。然而,由于他们身份的特殊便利,如果不加以规范和限制,可能会对公司和股东造成致命的伤害,为此,公司法主要是对董事、经理等高级管理人员苛以义务,相对应于公司的管理权。而没有赋予权利,因为董事、经理等高级管理人员的最主要权利就是获得工作报酬的权利,而此项权利的实现,并非公司法调整的范畴,而由劳动法予以调整。在公司诉讼中,一般没有董事、经理等高级管理人员作为原告的诉讼。

4、债权人、债务人

这里说的债权人、债务人当然是公司的债权人、债务人,债权人拥有的自然是债权,债务人所要履行的义务就是债务。一般而言,由债权债务产生的诉讼,诉讼的主体双方也应该是债权人和债务人。这样的诉讼早已由《民法通则》、《合同法》等加以规定了。公司法规定的正是这一般原则的例外情形。如股东瑕疵出资的,公司债权人要求公司及其股东承担侵权或违约责任并要求公司股东承担瑕疵出资的民事责任的诉讼;公司法人人格否认诉讼;公司债权人提出的要求公司董事及高管人员与公司共同承担损害赔偿责任的诉讼。这几种诉讼的主体本应是债权人和公司,但为维护债权人的利益,公司法特别予以规定,目的是在债权人衡量公司的能力不能满足债权时,债权人可采取的补救措施。同样地,在公司与债务人发生纠纷的场合,诉讼主体一般是公司和债务人,而公司法规定的股东代表诉讼,就是例外,股东代表公司作为原告起诉,债务人作为被告,实践中,公司一般作为第三人参加诉讼。

从公司纠纷中各方当事人权利的论述,我们可以看出,请求保护的利益必须在由立法所确定的权利体系中有明确的位置,即为某种权利所包含或与之密不可分。因为法律的出发点和落脚点在于权利,利益损失只有与“法定权利受侵犯”挂钩,才能获得法律的保护,只有借助“权利”的桥梁,才能获得法律上的救济。而在具体的诉讼之中,只要确定了权利的享有者和侵犯者,那么诉讼的主体双方也就不言自明了。确定公司诉讼主体的基础就是建立于诉讼各方在公司法上的权利基础分析,我们把公司诉讼中属于股东、公司、债权人的权利分别归类,就可以将公司诉讼划分为六大类诉讼。

三、公司诉讼的地域管辖

(一)管辖问题的一般理论及公司诉讼管辖的法律缺失

民事诉讼的管辖,是指各级人民法院和同级人民法院之间,受理第一审民事案件的分工和权限。它是在人民法院系统内部划分和确定某级或者同级中的某个人民法院对某一民事案件行使审判权的问题。公司诉讼地域管辖是指确定同级人民法院在各自辖区,受理第一审公司诉讼案件的分工和权限。一般地域管辖的原则是“原告就被告”。按照这一原则,管辖的法院按照被告的住所来确定,公司诉讼主体是判定管辖[12]的基础和依据,只要确定了主体及被告的住所地,管辖法院问题也就自然解决了。然而,实行“原告就被告”原则是为了有利于法院查清案件事实,有利于被告出庭应诉,有利于法院采取财产保全措施,限制原告滥用诉权,避免给被告带来不必要的损失,在一些特殊情况下,却不利于当事人诉讼和法院办案[13]。为此,我国《民事诉讼法》在此基础上还规定了一些以“原告住所地”法院管辖的情况,以及特殊管辖、专属管辖和协议管辖等。其中特殊管辖又规定了因合同纠纷的诉讼、因保险合同纠纷提起的诉讼、因票据纠纷的诉讼、因侵权纠纷的诉讼以及共同海损、海难救助诉讼等九种特别规定的诉讼。以原被告住所地为依据管辖,主要考虑是主体的方便性,特殊管辖、专属管辖以及协议管辖则不同,考虑的是案情。不可否认,在条件允许的前提下,以案情为标准来确定管辖是科学的做法。

我国民事诉讼法中却没有规定公司诉讼的管辖问题,因为目前我国正应用的民事诉讼法是1991年4月9日颁布实施的,那时我国尚没有《公司法》[14]。要不然,以公司诉讼种类多样、纷繁复杂,比一般的合同诉讼、侵权诉讼等特殊管辖的诉讼更复杂艰难,必定要对其管辖问题予以具体而详细的规定。目前法律规定的缺失,造成审判实践中没有统一的标准,如果简单按照“原告就被告”原则,会使某些公司诉讼增加意想不到的困难。因此有必要对公司诉讼的管辖进一步加以研究。

(二)公司诉讼管辖确定的理论依据

前文已经谈到,公司诉讼的目的是为了权利的救济。无论物权、准物权、人身权、知识产权和债权,当权利人的权利遭到侵犯时,统统需要救济型的请求权予以“保驾”,实体法上的请求权,又往往需要经由程序法上的请求权来行使。程序法上的请求权,实质上是启动公力救济的权利[15]。公司诉讼的启动,源自于当事人行使了救济型的请求权,而救济型请求权可以分为支配权上请求权和债权上请求权两类,债权上请求权可以分为契约债权请求权和侵权行为之债请求权。公司法上规定的六类公司诉讼,是根据主体的权利进行划分的,我们将其按照请求权重新分类,又可以得出新的结论。因为财产权、知识产权、人身权、社员权等权利的救济,都包括在支配权上请求权和债权上请求权两类中。我认为,从支配权上请求权和债权上请求权的分类出发,借鉴我国民事诉讼法现有的一些规定,可以确定公司诉讼的管辖问题。

通过分析总结这42种六大类公司诉讼,不难看出,所有的诉讼除了股东权之外,基本上都包括在债权上请求权之中,有的为契约债权请求权,有的是侵权行为请求权。我们可以对这几类诉讼全面予以阐述。

股东权是不同于物权和债权的社员权,股东权的取得以具备股东资格为要件,而确认股东资格,需要具备公司章程记载、工商登记、股东会决议等多项因素综合考量。这些行为的发生、变化集中在公司注册登记地(一般为公司的住所),结合股东权诉讼是在股东与公司之间展开,这类诉讼一般应以公司所在地管辖。

契约债权请求权诉讼,如股东向股东提起的股权转让诉讼、股权分割诉讼、瑕疵出资诉讼都是基于股东与股东之间的约定。这类诉讼,可以类比民事诉讼法中关于合同纠纷管辖的规定。民事诉讼法第二十四条规定,“因合同纠纷提起的诉讼,由合同履行地或被告住所地人民法院管辖。”“合同履行地”就是股权转让合同、出资合同、股权分割合同等等合同的履行地,我认为,这些合同的真正意义上的履行地都是公司的住所地,因为转让、出资等行为的效果都是发生在公司的住所地。可以认为,这里的合同履行地就是公司的住所地。

侵权行为请求权诉讼,公司法中大量存在这类诉讼。从管辖而言,可以类比民事诉讼法第二十九条的规定,“因侵权行为提起的诉讼,由侵权行为地或被告住所地人民法院管辖”。这类诉讼的提起者,一般是公司,“侵权行为地”也就是公司的住所地,因为权利的侵害本质上都是侵犯了公司的利益,即使其他主体替代公司参加诉讼,实质上公司住所地仍然是侵权行为的效果发生地。如公司诉讼中的股东以自己名义代表公司要求侵害人承担损害赔偿的诉讼,诉讼中的主体虽然没有公司,但实际上侵权行为地应该是公司住所地。

由此可见,公司诉讼从请求权基础来看,可以分为股东权诉讼、契约债权请求权诉讼和侵权行为请求权诉讼,不管是股东权诉讼、契约债权请求权诉讼,还是侵权行为请求权诉讼,在管辖问题上,都有个重要的概念即“公司住所地”,结合前面论述以及我国民事诉讼法的相关规定,公司诉讼的管辖一般原则,可以表述为:因公司纠纷提起的诉讼,由公司住所地或被告住所地人民法院管辖。



[1]吴庆宝主编:《商事裁判标准规范》,人民法院出版社2006年1月第1版,第167页。本文的“公司诉讼”概念参考了该文的“公司纠纷案件”概念。

[2]本文公司诉讼种类参照禇红军主编的《公司诉讼原理与实务》(2007年版)一书。

[3]钱卫清:《权利救济途径 ——公司纠纷的请求权基础与公司诉讼》,载《中国民商法律网》。  

[4]参见王泽鉴:《法律思维与民法实例》,根据该书的请求权基础的理论,请求权关系的基本思考途径是,谁?得向谁?得否请求损害赔偿?可否求偿?请求返还其物,有无法律上得依据?有何救济方法?当事人间得法律关系如何?大体上,民法所规定的请求权,有契约,无因管理,不当得利,侵权行为,债务不履行,所有人物上请求权,占有人物上请求权。具体来说,类型主要包括:1契约上给付请求权,2返还请求权.

[5] 张俊浩主编:《民法学原理》,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00年10月修订版,第68页。

[6]刘凯湘:《论股东权的性质与内容》,载于《北京商学院学报》1998年第4期。

[7] 股东权的不同学说对本文论述没有实质影响,在此,本文对不同学说观点不展开阐释。

[8]张俊浩主编:《民法学原理》,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00年10月修订版,第70页。

[9]刘凯湘:《论股东权的性质与内容》,载于《北京商学院学报》1998年第4期。

[10] 赵旭东主编:《公司法学》,高等教育出版社2003年8月第1版,第2页。

[11]赵旭东主编:《公司法学》,高等教育出版社2003年8月第1版,第4页。

[12] 本文所称管辖,没有特指情况下限定为地域管辖的概念。

[13] 杨荣新主编:《民事诉讼法学》,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1997年版,第128页。

[14] 我国《公司法》于1993年12月29日颁布。

[15]张俊浩主编:《民法学原理》,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00年10月修订版,第73页。

】【关闭窗口
 :: 站内搜索 ::
 
 :: 点击排行 ::
·董事会议事规则(范本)
·公司经营范围变更详细流..
·公司实际控制人概念辨析..
·新三板上市条件
·公司治理中股东、董事、..
·企业改制方案(规范样本..
·公司为股东借款提供担保..
·自然人股东死亡后股权继..
·如何揭开公司面纱?
·股权确认书
设为主页  |  收藏本站 | 友情链接 | 管理登录